欢迎您!
主页 > 金神童网 > 正文
岳云鹏版行当论相声词完整版
日期:2019-09-10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甲:我对商照最有研究。这买卖啊,有打折的买卖,有不打折的买卖。有他找你的买卖,有你找他的买卖。有抬头的买卖有低头的买卖,有和气的买卖有不和气的买卖。

  甲:商场。尤其这日子口,哪个商场都打折,新春回报用户八折、服装换季七折、春节五折。春节五折,还有一种变相打折,返券。买一百返四十,买二百返一百。我们门口有一商店,买二百返八百。

  甲:医院。永远不打折。手术费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。从来不打折。可是也新鲜,买什么的都有要求打折的,唯独去看病的就没有要求打折的。没见过在手术台上,这病人在这切开晾着了,还跟大夫砍价。“大夫这手术费太贵了。两千多块。您给打个八折吧。”大夫:“这可不行,我们国家单位不让价。”“您多少给便宜点,说实在您这刀功儿也不老好的。”“得了那你少给五块吧。”一回头跟护士:“把那腰子留下。”

  甲:饭馆。您进饭馆什么都别说,往那一坐,服务员就过来了。您一位啊,这是菜谱,您吃点什么。喝酒不?来条鱼吧。饭馆他找你。

  甲:快餐。什么肯德基啊麦当劳啊。都是你找他。你一进门服务员站柜台里就喊上了,欢迎光临。可你吃什么都得找他说去。邢老师从来都没去过,有一回去了,一进门就找地儿坐下了。“怎么没人过来招乎我呀,服务员,服务员,一位。”“一位怎么了?”“拿菜谱来啊。”“先生点菜请去那边。”“喝?你们这饭馆儿谱不小啊?还得过去。”过去一看还得排队,“这么大谱这生意还挺好。”好容易排到了,人家问他,“欢迎光临您用点什么。”他一看,后边花花绿绿写满了,全是吃的。薯条?圣代? 鸡腿汉堡? 香辣鸡翅?麦香鸡?哦,做鸡肉擅长。“有宫爆鸡丁嘛?”(摇头)“番茄鸡片呀?”“您来个鸡米花吧。”“鸡米花?你们这特色菜啊?”“特色菜。”“那就来一个吧,少搁醋。”什么肯德基啊麦当劳啊,都是你找他的买卖。

  甲:糊顶棚的。无论跟您说什么,都不低头,这样。“先生,你这房子真不错,多亮堂啊,我给您糊完了你看,绝对漂亮。”不能低头。

  甲:低头说话。“先生,你这房子真不错,多亮堂啊,我给您糊完了你看,绝对漂亮。这天怎么黑了? ”没法不黑,把脑袋糊顶棚里边了。

  甲:修脚的。无论跟您说什么,都不抬头。“我同您老说,您这个脚啊,也就是我给您修啊,要是换个修脚的给您修啊,把脚指头给您修下一个去。”不能抬头

  甲:抬头说话。“我同您老说,您这个脚啊,也就是我给您修啊,要是换个修脚的给您修啊,把脚指头给您修下一个去。您瞧我这个,五个全没了。”

  甲:那就不能说了,是凡不和气的买卖,敢气人的买卖。都有势力。我也不敢说,人家不让说。

  甲:开个玩笑,不和气的买卖过去有,过去的买卖有三种气人。 “钱”、“粮”、“当”。钱庄,粮庄,当铺。尤其是当铺,吃穷人喝穷人恨穷人外带气穷人啊。是当当的人都急等钱用,不着急谁也不当当,可不管你这当的人多着急,他也不着急。值十块的东西,给你写两块就不错。再好的东西,到他们嘴里也离不开褒贬,能挑出一万多毛病来,两句话就能把你气死。可是当铺这行人没有外行,外行干不了。

  甲:无论人家拿什么东西来当来,你都得懂,不懂收进来假的,或者不值的东西,就该陪了。在解放前有这么一位,他二大爷开当铺,他去帮忙去。他什么都不懂,就会打个水扫个地什么的。有一天有一个人来当当来,他正站栏柜边上,人家以为他是掌柜的,就把东西递给他了。他觉得有意思,我也当一回掌柜的,就接过来了。旁边写当票的先生一看着急了,这人怎么这样啊,这要是收进来假东西不值陪钱了怎么办啊。可是是东家的亲戚,又不敢说什么。这位打开包一看啊,坏了,这件东西他不认识。

  甲:这位是个京剧演员,当的是一件乐器,铙钹:“先生您受累给我写这个。”这位看了半天,不认识,就知道是铜的,挺沉。心想:这可怎么办啊,说不认识不行,多丢人啊,干脆,我往少了说价,把他气走就完了。 “当多少?”

  甲:当铺都这味。这位一想我这东西能值四十块。无论什么时候乐器都值钱。你看弹的弦子,值三千多块。可弹一场才挣三块多。报码室。天天有演出三年这弦子钱都回不来,回来了也没用,该换新的了。值四十他给不了,干脆少说点,“您给写十块儿吧?”“十块不值,五毛。”这位一听,五毛啊?啧,我等着用钱,得了五毛五毛吧。

  甲那儿说:“写!”先生把笔拿起来等着写票儿。六合开奖结果最终导致婚姻关系破裂,,“缺箍短袢儿救火用的铜草帽儿一对!”先生心说:你赶紧躲开那吧,怎么铜草帽儿也要哇。我来到这儿十七年了还没收过这路东西哪。到是铜的到是草的啊?这可新鲜!“多少钱哪?”“五毛!”写好了递给那位啦,当当的这位也乐啦:“哟!这位掌柜的有点儿意思。我自己的东西都不知道它叫铜草帽儿。这是外行,干脆回家再找点东西拿你开开心。”过会这位又来了,拿着一个京剧里用的单皮。进来一瞧 “噢,铜草帽没在啊。那我先不当呢,我等会他。”过会那位回来了。这位把单皮往上一举:“先生您给我看看这个?”一瞧还是你呀,这是什么呀,挺沉,一面皮子蒙着,边上钉着一圈钉子,翻过来一看有好些碎木头。不认识。“当多少?”“您给写一百吧。”“一百不值,五毛”

  甲:这位说:“五毛就五毛,我听听这叫什么名儿。”这位一翻个儿,又给编了一个名儿:“写!”先生拿起笔来等着:“嗯,这回不定又是什么东西。”“乱钉攒紧碎木头儿不少,旅行用的小洗脸盆一个!”先生那儿一听:“嘿!小洗脸盆也要哇?多少钱哪?”“五毛。”写完交给那位当当的了。当当的一瞧真行你可,还告诉我旅行用的。再找点东西去。回家一瞧,桌子上有个大帽镜,玻璃砖,硬木座,花梨的。搬着就来了,“好,先生您再看看吧?”这位拿起来一看,这是什么呀?这位往那儿一放,镜子面儿冲外,木头板儿冲里边。这是什么啊,就知道是硬木的,一问:“当多少?”这位一想,我别要价,让他说。“我就往旁边,街坊,您看着写。”“看着写啊?五毛。”这位说一毛我都当,就为听听这个叫什么。“写!”这儿提写,先生一瞧: “你为什么还不躲开那啊!这不定又是什么东西哪?”这位一抬头,看见门口的影壁墙了,有主意了。“缺砖短瓦木头小影壁儿一个……”先生那儿一听:“怎么木头小影璧儿也要?有没有塑料四合院啊?”刚要问多少钱,外行往里一搬,可坏了。

  甲:他把镜子面儿转到里边来了,把柜台里边的东西都给照进去了,他还当是一事哪,又把先生拦住了:“别忙还有,内有八仙桌子一张,椅子两把,胆瓶一个;内有一人好像是我,我怎么瞧他,他怎么瞧我!喔,这是镜子。”

铁算盘九肖| 管家婆高手论坛| 公牛网| 香港彩富网| 高手坛| 摇钱树| 开奖结果| 管家婆| 手机报码| 小鱼儿开奖| 白小姐一肖| 白姐心水| 白天鹅心水| 香港金手指网站| 奇人中特网|